本是同根生,却一个主治脾胃,一个主治瘙痒!

治风瘙痒:枳壳汤方

《神农本经》并称其可除寒热结,长肌肉,利五脏,益气轻身。大风在皮肤中,引起瘙痒可用。

枳壳(去瓤麸炒二两) 苦参 蒺藜子(炒去角) 蔓荆实(各一两)

本是同根生,却一个主治脾胃,一个主治瘙痒!

本草思辨录的说法,还真有验方佐证:

也就是说,由内而外导致的痒证,比如血虚,淤血,以致血虚不能营养肌表,是可以用枳实的。

枳术汤

这是两位医家从枳壳枳实利气方面作争论。无论谁对谁错,枳实用于脾胃病的治疗,是确定了的。

本是同根生,却一个主治脾胃,一个主治瘙痒!

枳壳为芸香科植物枸橘、酸橙、香圆或玳玳酸橙等将近成熟的果实。7~8月间采收,从中部横切成两半,阴干、风干或微火烘干就可。

制法服法:水煎,分三次服。

本是同根生,却一个主治脾胃,一个主治瘙痒!

本是同根生,却一个主治脾胃,一个主治瘙痒!

中药界有两味同根生的药材,枳壳和枳实,很早以前就用于入药。最初,医家对它俩一视同仁,不加区别采用,魏、晋以后,才作精细划分。但因为两者太相近,所以医家在用药时,常有争论的情况出现。

其味苦、辛、酸,微寒。归脾、胃经。枳实酸苦迅利,破结开瘀,泻痞消满,除停痰流饮,化宿谷坚症。涤荡郁陈,功力峻猛,一切腐败壅阻之病,非此不消。

到底怎么个争论法呢?得先从了解这两味药材入手了。

这场辨论赛就此打住了吗?细心的宝宝会发现,王好古还提到枳壳可治皮毛之病,而在枳实的功效中,《神农本草经》曾提到枳实可治风痒症等。对此,《本草思辨录》对王好古投赞成票,对《神农本草经》投反对票

《本经》说风痒,以及除寒热结,惟有去穰核之枳壳为宜。但我认为由于痒为风症,因寒热导致麻木和疼痛,此种症状要治表证,用枳实则容易走到脏腑,所以枳实在这种情况下,是难与枳壳抗争的。

且看这个出自《金匮要略》的验方运用,此方是被张仲景大师首肯的,难怪两位医家都举手认可。

枳壳(去瓤麸炒三两),将这味药捣碎筛过,每次取6克,用水煎,去滓温服。

从上面的表述看来,枳壳和枳实都属利气之药,只不过枳壳作用缓些一些。具体区分,来看名家是如何辨论的:

性味苦辛,凉。入肺、脾、大肠经。理气宽胸,行滞消积,所以孕妇及气虚人忌用。

元代王好古:两者一个治高,一个治下,枳壳主胸膈皮毛之病,枳实主心腹脾胃之病,大同小异。

本是同根生,却一个主治脾胃,一个主治瘙痒!

本是同根生,却一个主治脾胃,一个主治瘙痒!

组成:枳实七枚,白术二两。

方以枳实泻水消胀满,白术燥湿健脾补中,共治水停中部胃脘,胃气郁阻,胆经隔碍,不得下行,胀满结心下,坚硬不消之症。

坚接着投反对票:但张仲景治胸痹(冠心病等)痞满(脾胃病等),以枳实为要药,诸方治下血痔痢,大肠秘塞,里急后重,又以枳壳为通用。因此,枳实不仅仅治下,而枳壳不仅仅治高啊。

治皮肤瘙痒麻痹——枳壳散方

最后,关于枳实到底能不能治瘙痒这个话题,《药品化义》倒是有个说法:若皮肤作痒,因积血滞于中,不能营养肌表,可用枳实。

方中苦参可治皮肤病,蒺藜子亦对风疹瘙痒症有功效,蔓荆实可疏散风热,有祛风止痛之效,共治皮肤瘙痒麻痹。

李时珍先承认王好古的说法:张元素,李东垣分治高治下之说。是因为其功效都能利气,气下则痰喘止,气行则痞胀消,气通则痛刺止,气利则后重除,故以枳壳利胸膈,枳实利肠胃。

枳实,为芸香科植物酸橙或甜橙的干燥幼果。5~6月收集自落的果实,除去杂质,自中部横切为两半,晒干或低温干燥,较小者直接晒干或低温干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