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危机在西方社会悄悄蔓延,精英阶层的“药方”能灵验吗?

必须承认,范雷布鲁克发现了西方民主危机的制度来源和历史成因,提出用抽签法来改良民主制,具有一定新意。但是,抽签与选举机制如何融合互促,抽签过程的监督管理如何避免增加过多的行政成本和人为因素渗入,均面临突出的可操作性问题。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互动关系来看,建立在个人私有制基础上的西方民主,试图不通过变更生产关系就起死回生,只能是天方夜谭。

三次历史变迁并未实现高效

范雷布鲁克认为,当前西方选举民主制普遍存在以下问题:严重的弃票,任期结束前执政团队重心向筹备选举严重倾斜以及选举拉锯带来政治瘫痪,公民不再愿意参与政治活动,拉票宣传所需的巨大资金将民主制异化为以富人为中心的贵族制,等等。这些问题导致了严重后果,他统称为“民主疲劳综合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