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讲中医:浅谈用“三子养阴汤”治失眠!(用药篇)

张景岳在《景岳全书》中论不寐时提出“神安则寐,神不安则不寐”,并将其原因归纳为“邪气之扰”和“营气之不足”两大类。

老刘讲中医:浅谈用“三子养阴汤”治失眠!(用药篇)

制方原则,体现了主证、兼证并治的精神,对虚热不寐有较好的效果。

我认为,历来治疗不寐,对于属脾虚气血生化不足,心失奉养者,主张遵循心脾同治之法,以归脾汤扶脾益气,养血宁心。

为此,老刘自订三子养阴汤,以治虚热性质之不寐。

1、不寐病机是肾阴虚,心火旺,心肾不交

心主神明,神不安则不寐,故不寐病机主要在心。但造成心神不安的因素很多。

故我认为,不寐当分清脏腑所属,方能正确论治。

以上均指出虚热是不寐病机上的特点。

老刘讲中医:浅谈用“三子养阴汤”治失眠!(用药篇)

用本方治不寐怔忡时,若兼见气虚、血虚,或挟瘀、气滞等候,又当随证加用补气、养血、通络、行气等药。

考诸方义,清热虽有轻重的不同,养心安神却大体上一致,但滋阴补肾的一面都嫌不足。所以对有些病人收效不显,或疗效不易巩固。

川黄连清心火,与生地共济心肾,除烦安寐。菊花散风清头目,与枸杞子共治头昏明目。

枸杞子、女贞子、沙苑子,甘性平,沙苑子性微温,因其汁多滑润,故无助长热邪之弊。生地养阴清热,助三子养益肝肾。

因为,肾阴亏损不能上济心火,是虚热性质的基本病机。

作用:养肝益肾,清热安神。

宿食积滞化热,上扰神明者,又取保和丸之意,消导和中,使积滞除而神自安。

我认为,本病以虚证居多,而且以虚热为多见,虚寒证则少。


4、三子养阴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