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景唯一补肾的方子

张仲景的八味肾气丸现在有了中成药,遗憾的是现在的厂家自作主张没有完全遵循古方的思路,一模一样的成药目前没有。目前最接近八味肾气丸的有两个中成药,一个是桂附地黄丸,一个是金匮肾气丸。

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就会在吃核桃的时候吃一些黑芝麻、黑豆,而且黑芝麻黑豆的分量要大大多于核桃。

高明的大夫充分领略到了这一点,心中有乾坤、有天地、有阴阳,所以,他们补阴的时候必然从阳中求,他们补阳的时候必然从阴中求。

如何选择呢?作为通常的肾虚调理,用桂附地黄丸就可。如果你想重点调理小便不利,比如夜尿多,或者尿少,就用金匮肾气丸。

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就会明白我们晚上睡觉养阴是为了白天的阳,我们白天活动养阳是为了晚上的阴。难道我们晚上睡觉是为了白天的睡觉吗?难道我们白天的活动是为了晚上的活动吗?

金匮肾气丸在八味肾气丸的基础上又加了怀牛膝、车前子两位药。牛膝强壮腰膝,车前子利尿祛湿浊。

有!这个方子依然出自张仲景之手,他老人家唯一一个调理肾虚的方子.这个方子补阴又补阳,所以无论你是阴虚还是阳虚,还是阴阳两虚都可以调理,何况现在的人多是阴阳两虚呢,所以这个方子更适用了。

都看过太极图吧,阴与阳是对立统一的关系,相互依存,不可分割。孤阴不长,孤阳不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到了极点就会生阳,阳到了极点必会生阴。

人体两个最大的阳不就是心阳与肾阳吗?

桂附地黄丸,去掉了八味肾气丸中的桂枝,改用肉桂,引火归元,重在强壮肾阳。

当蜡烛还没有成灰的时候,这个蜡就是阴,这个烛火就是阳。如果我们要补阳,补烛火,让烛火更旺盛一些,怎么办呢?必须要这个蜡多一些。没有蜡,永远就不会有烛火。所以,要补烛火,必然要从蜡中求。这就是阴中求阳。

张仲景唯一补肾的方子

因为都是补药,所以脾胃弱吃了可能胃有些不舒服,建议用砂仁化水,用这个水送服桂附地黄丸或者金匮肾气丸。

这就是八味肾气丸的神奇之处: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互转,生化无穷。

桂枝,走的是大循环系统,从中焦脾胃走到全身的肌肉,补一身之阳,重在强大我们的心阳。

为让大家明白这个道理,打个比方。

同样,不管你的蜡有多少,如果没有烛火来燃烧,阴永远是阴,是死阴,是废阴,只有烛火来燃烧,这个蜡的作用才会发挥出来。这就是阳中求阴。

下面重点来了,有没有一个方子符合“阳中求阴、阴中求阳”这个标准的呢?

也有的说,我肾阳虚,大夫开了很多补阳的药,像人参、鹿茸、锁阳、肉苁蓉、肉桂,甚至连牛鞭泡酒也上了,吃了很久也没效果,这是咋回事呢?感觉白吃了。

有朋友说,我肾阴虚,大夫开了很多补阴的药,像阿胶、地黄、黑枸杞、海参、龟甲等,吃了很久没有什么效果,这是咋回事呢?难道我遇到庸医了?

都点过蜡烛吧。

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会明白为啥秋冬要养阴,不就是为了阴中求阳吗?让来年的春夏阳气更旺盛一些。为啥春夏要养阳?不就是为了阳中求阴吗?让接下来的秋冬阴气更能得到充分利用。

附子,补阳圣药,凡是寒症阴症寒湿症非用它不可,回阳救逆的效果比人参还厉害,同样可以强大一身的阳气,重在强壮我们的肾阳。

明白了这个道理,同样你会明白为啥冬吃萝卜夏吃姜,为啥上床萝卜下床姜。冬吃萝卜,上床萝卜都是为了养阴,夏吃姜、下床姜都是为了养阳。

这个点燃靠啥呢?靠的就是附子与桂枝。因为有了附子与桂枝,六味地黄丸才会物尽其用;因为有了六味地黄丸做基础,附子与桂枝才会物尽其用。

还记得说过的六味地黄丸吗?八味肾气丸就是在六味地黄丸的基础上加上桂枝、附子两味药而成。可惜啊,六味地黄丸的用途很狭窄,名声却大大超过了八味肾气丸。

八味肾气丸神奇之处在哪里呢?就在于加的两味药:桂枝与附子。这不是锦上添花,而是画龙点睛。有了桂枝与附子,六味地黄丸就活了,药效就会被发挥出来了。

阴虚就给病人猛吃滋阴的药,阳虚就给病人猛吃补阳的药,这是一种割裂思维,把阴阳割裂了,把人这个整体割裂了。

好好体会,不然会糊涂的。总之简单的一句话,阴是基础,阳是能量。没有阴这个基础,阳没有生化的源头;没有阳的带动,阴就不会被利用。

我们知道,八味肾气丸是在六味地黄丸的基础上加上桂枝附子,那么这个六味地黄丸就是阴,相当于蜡烛的蜡。光有蜡不行啊,必须点燃啊蜡烛才会发光。

已经猜到了这个方子是啥了?对,它就是八味肾气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