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疗干燥综合症

盖肝者,体阴用阳,内寄相火,其性易动易升,在病理上易于热化燥化而熏灼上炎,是以本征目症丛生。

1. 滋阴润燥

是以诸凡精血阴津耗乏,津少液涸不克奉潮,燥火上炎则口唇燥揭、咽干、舌体光瘦,齿脆松落如齑粉者并不鲜见。

口、咽、唇、舌溃疡干痛突出者,可选甜柿霜、青盐玄参、青黛、挂金灯、乌梅、胖大海、生石膏、枫斗、洋参、银耳、白残花、白蜜、猪肤汤(或皮肚代之)。

虚者或责之于气,或责之于阴。盖气旺则动载津行,气虚则血液受阻,出现“供津不全”的类阴虚内燥之征。阴虚则津液枯涸,脏腑组织不荣,燥亦所由生也。因虚(气虚或阴虚)可致瘀,由瘀而成痹,均可致燥。

结合个人的临床心得,对本征病程中常现的几个症候处理略作介绍。

一是金石药毒所伤,或因职业影响,久触有害物质,或因久服某种药物,均可积热酿毒,灼津炼液,化燥阻络,此种邪毒亦系缓慢积累而来,故其症状常常无外感病或急性药物中毒之象,非单纯清泄解毒、峻剂补阴可以取效。

从辨证求因看,本病的临床表现不出燥证范围,其病因似可设想为如下数点:

口为脾之外窍,内纳齿、舌。舌为心苗,其下又系金津、玉液,犹井泉滋灌之通道也。齿为骨余,因肾所生,赖肾阴以充养。

其他治燥诸法多从此化裁而出,代表方剂如增液汤等,药有生熟地、天麦冬、玄参、石斛、龟板、女贞子、花粉、玉竹等。

证候表现

盖此征之燥,既不似外燥(如秋燥)有严格的季节性,亦不具备一般内燥通常的形成因素,似另有蹊径。

适用于以目疾为主而见燥象者。方如杞菊地黄丸,药用甘菊、枸杞子、地黄、首乌、沙苑子、木贼草、谷精珠、石斛等。

适用于阴液亏损、燥象丛生者,治疗本征的基本治则。

5. 通络润燥

中医治疗干燥综合症

而津液乃人体营血的有机组成部分,它能保持血液一定的浓度,有助于血液的流畅。营血浓浊,流行瘀滞,是以筋脉失荣失通,痹乃作矣。

适用于气虚无力推动津液敷布致燥者。代表方有七味白术散,药如太子参、黄芪、山药、白术、葛根、炙甘草等。

腿足痿弱者,可选知母、黄柏、龟板、牛膝、菟丝子、二至丸、玉竹。

津液主要起滋润濡养作用,干燥症状的出现,总在于津液的失敷失润,或由津液的亏损耗夺,或由津液敷布受阻,即津液代谢失调所致。

8. 化痰软坚润燥

《经》云:“燥者濡之”,前人治燥,立法设方多本此旨,或养肾,或治肝,或益肺,总不出“滋润”而已。

痰核瘿瘤,可选玄参、牡蛎、鳖甲、山慈菇、黄药子、青木香、蒲公英。

3. 本征之因,既然因燥成毒(或因毒致燥),因此解毒—法,实是本征治疗中不容忽视的治则。

小关节肿痛,可选威灵仙、土茯苓、鹿衔草、木瓜、虎杖。

然本征之燥乃类属中之异者也,故常法每难合拍,基于“燥胜则干”之共性,本征之治总以流津增液为经纬。

而津液之变动,既赖于气,又及于血。在血者,津质伤也,滋之、清之是属常法;在气者,津不流也,推之、散之可也。助气载血、通经运津,乃辟治燥之又一途径耳。

5. 本征患者多为女性,推究原因,从禀赋素质而论,阴虚液燥者女性常多于男性,且女子有经乳产育之特殊生理,尤易耗血损阴。

病机

干燥综合症,是一种结缔组织自身免疫性疾病,目前,对它的病因病理尚无确切和系统的认识,临床上也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

适用于络滞血瘀燥象丛生者。代表方有大黄?虫丸,药有丹皮、赤芍、红花、地鳖虫、鼠妇、水蛭、虻虫、茺蔚子等。

7. 养目润燥

余在临床实践中,试用了土茯苓、蚤休、生甘草、绿豆、大黑豆、磁石、紫草、紫竹根等,掺于辨证治法的方药之中,尚有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