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古代中医大家,都是用什么药来“和肝”的?涨知识

大家好,我是中医刘医生

中医所称之肝病,其生理既复杂,因之病理亦头绪纷繁,治理之法当然也就不简单了。

肝性多郁,宜泻而不宜补;肝德至刚,宜柔而不宜伐;内寓相火,极易变动;亦寒亦热,难事捉摸,所以有“肝为五脏之贼”、“肝病如邪”等说法。

临床所见杂病中,肝病十居六七,疾病之多既如此,而病情之复杂又如彼,因之对治疗方法的研讨,是极为重要的。

为此搜集前人有关治理肝病之药法,参以己意,供临床家参考。

各位古代中医大家,都是用什么药来“和肝”的?涨知识

和肝法

(疏肝、调肝、柔肝、化肝)

和法是指和解表里、疏瀹气血、协调上下等各方面,凡属补泻兼施、苦辛分消等均是。

其具体用药法,郁结者疏之,滞窒者调之,横恣者柔之,痹塞或蕴热者化(清化、化解)之。兹分述于下。

一、疏肝

王旭高分理气、通络二法。

如肝气自郁于本经,两胁气胀或痛者,宜香附、郁金、苏梗、青皮、橘叶之属以理气。兼寒加吴萸;兼热加丹皮、山栀;兼痰加半夏、茯苓。

如疏肝(气)不应,营气痹窒,络脉瘀阻,兼通血脉,宜旋覆、新绛、归须、桃仁、泽兰叶等以通络。

黄宫绣所举疏肝气的药物为:木香、香附、柴胡、川芎。

张山雷所列疏肝药有:天仙藤、青木香、广木香、乌药、玄胡、郁金、蔻仁、砂仁、竹茹、丝瓜络、陈皮、橘叶、香橼、枸橼。他还特别推崇乌药和玄胡。

认为:“乌药气味皆薄,质亦不重,是为行导气机轻灵之品,不刚不燥,是肝脾气分之最驯良者。

“玄胡虽曰入血,而善行气滞,其质虽坚,然不重坠,疏气之效颇着,以治气机不利,闭塞?胀,胸胁脘腹诸痛,最有捷应;

而定逆顺降,不失之猛,故治吐溢咯衄,使不上升而血可止,非如大寒暴折者,每有留瘀结塞之弊,且亦无攻破下泄,重损真气之虞,能解肝脾两家郁结,尤其专长,和平而有速效,绝无刚燥猛烈之害。

各位古代中医大家,都是用什么药来“和肝”的?涨知识

按:

王旭高取理气、通络数药以疏肝,似嫌不足。

因“肝之合筋也”(《素问·五藏生成篇》),“肝主身之筋膜,肝气热则......筋膜干,筋膜干则筋急而挛,发为筋痿”(《素问·痿论》);

又“肝、足厥阴之脉,起于大指丛毛之际……上腘内廉,循阴股,入毛中,过阴器,抵小腹……是动则病腰痛不可以俛仰,丈夫?疝,妇人少腹肿,所生病者,狐疝、遗尿、闭癃”。(《灵枢·经脉篇》)

“疝者,气痛也,众筋会于阴器,邪客于厥阴、少阴之经,与冷气相搏,则阴痛肿而挛缩”。(《巢氏病源·虚劳阴疝肿缩候》)

筋挛疝痛之肝病,在药法中,亦宜取疏肝通络。

近人吕兰熏氏曾取疏肝队中之五加皮、虎骨、木瓜、牛膝、萆薢等以疏筋止拘挛;又取橘核、荔枝核、丝瓜络、橘络、金铃、玄胡、香附、小茴、乌药等理气通络之品,以治气滞肝络不疏,而病疝痛与阴核肿痛者。

此可辅王氏疏肝药之不足。

各位古代中医大家,都是用什么药来“和肝”的?涨知识

又按:

中药的效用,对归入脏腑经络之部位是颇注重的,肝病部位,在《内经》各篇中,如《素问》之平人气象论、藏器法时论、刺热篇、气交变大论,及《灵枢》之胀论等,都指在两胁下。

肝病既不离于两胁,则治肝之药法,亦当于此讲求。

考入两胁之药,应首推柴胡,柴胡张仲景用以主治胸胁苦满,寒热往来,心下痞硬。

日人吉益东洞《药征》谓:历观仲景诸方“柴胡主治‘胸胁苦满’也;其他治往来寒热,或腹中痛,或呕吐,或小便不利,此一方(指小柴胡汤)之所主治,而非一味之所主治也”。

其子吉益为则按之曰:“《伤寒论》中,寒热、腹痛、呕吐、小便不利,而不用柴胡者多矣,‘胸胁苦满’而有前证,则柴胡主焉,此可以见柴胡之所主治也”。

黄宫绣为有清乾隆时人,在疏肝气药法中提出柴胡,是取法于仲景。

乾嘉以还,医界惑于清凉派之说,无论外感内伤病,对柴胡都不敢入方,谓柴胡劫夺肝阴,于治肝郁药中,如王旭高、张山雷等均未敢提出柴胡,追论使用柴胡,习俗移人,贤者不免。

不知柴胡为解郁疏肝专阃之材,若任置不用,是治肝病药法中之一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