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中医纳入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医学纲要。

一方面,这次中医纳入全球医学纲要”是典型的以西医的体系来衡量和解释中医,这是对独立于西医之外的中医最大的亵渎,也是至今对中医忧心的重点。

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中医纳入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医学纲要。

反正世卫推广中医,让中医有机会更广泛地面向世界,总会让一些人细思极恐,并如私家侦探一般,去追寻论据论证自己的观点。

不过,中医也有它自己的优势。和其他医学相比,中医药具有历史悠久、体系完备、疗效明确、传播范围广等特点,这是其他传统医学所不及的。

另外,现在国际竞争紧张,不光是中国中医走出去,韩医、印度医术等也在走出去,有些国家甚至还出口中药材。

世卫组织官员也表示,中药、针灸等中医疗法的使用正日益普及。在此次认可与推动下,中医的研究将迎来一个崭新的世纪。

将中医学纳入世卫组织的全球医学纲领之中来,当时争议的焦点主要聚焦在“中医是否科学”上。

许多网友对此反驳,“为什么世卫推广西医就被认为是科学的进步,而推广中医就被认为是政治的原因。”

据悉,70%的全球医疗保健支出基于ICD信息进行报销和分配。此次世卫组织的决定,意味着中医药有可能被纳入报销范围,也就是被纳入“主流医疗体系”。

我们做的是要如何更好地发展中医,而不是质疑要不要发展。中医走向世界是必然的趋势,毕竟中国在走出去,文化是自然相随的。


如王国强所说,应该借助政府的力量,提升中医药的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推动中医药进入国际主流医学体系,推动中医药在世界传统医学领域发挥领军作用。

另一方面,这次中医所谓纳入“全球医学纲要”,意味着不经过系统学习训练的歪果仁也可以很容易地掌握中医体系,这大概是对中医最为恶毒的诋毁。并称,ICD-11这次的包含的Traditional Medicine conditions并非纯正的中医病症,而是中医、日本的汉方医和韩国东医的杂合体。

去前,美国《自然》(Nature)杂志有过报道,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中医纳入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医学纲要。

尤其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一直在国际舞台上积极推广中医以扩大其全球影响力,此时无异于锦上添花。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现在也是最好的时机。


但也有许多受过西医训练的医生和生物医学家对此深感担忧。对中医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目前没有生理证据证明“气”或“经络”真实存在,并且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中医治疗有效。中药的有效性只在少数几个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中被证实。


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中医纳入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医学纲要。

这是世界对中医的一种认可,是中医走向世界证明自己的一个契机。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也说过,世卫组织认可并珍视传统医学在国家卫生体系中发挥的作用,“展望未来,中医药不仅将在治病方面发挥作用,还会在保证人类健康方面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局长王国强曾表示,我们不提倡一家独大,传统医学是世界医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医药应与其它传统医学一起为世界人民的健康发挥积极作用。

着名的中医批评人士、美国德州贝勒医学院的免疫学家、荣休教授唐纳德·马库斯(Donald Marcus)更直言,“未来某一天,很可能每个人都会问:世卫组织为何放任人们生病?”

不仅仅是“中医是否科学”的问题,而是有人认为中医表象的发展之下,其实是对中医变相的严加管束。正因为中医有很多问题,所以要把它抬高,然后再好好管管。

随着时间的推移,争议慢慢转向了多元化。

新纳入的中医传统医学的相关信息将写入第11版全球医学纲要第26章内,该章节主要阐释传统医学的分类体系,将于2022年在世卫组织成员国实施。世界各地的中医从业者都对第26章拭目以待。

不管怎么说,中医被正式纳入全球医学纲要,对中医来说都是一个利好消息。

“中医被纳入全球医学纲要的实际意义,是让全世界人民花更少的钱,就可以吃到从大自然提取纯天然的药物维护身体的健康,避免了花大价钱却又伤害身体的化学药物的摧残。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件,不要因为是中医,就强加上政治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