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假药罗生门:真假卡博替尼带来的不同结果

香港综合肿瘤中心临床肿瘤科医生表示,患者个体差异是决定治疗方案的关键因素,治疗方案的选择应该以面诊医生后再定。

这件事的相关人等皆承受了不同程度的后果。从大众角度看似好心推荐仿药的陈医生被医院处分,并被聊城城市卫建委暂停执业1年;而转卖“卡博替尼”的王先生被刑拘;之前有在用“卡博替尼”的患者因此事的曝光被迫断药;而作为事件的最直接人病患王大爷直接去世。

香港综合肿瘤中心是亚洲第一家全港唯一一家日间私立肿瘤诊治中心,为贯彻提供优质、一站式、跨专科的服务理念,分别与香港中环冠军大厦和香港九龙尖沙咀美丽华广场设中心。

2012年美国食品药物监管局批准卡博替尼用于不可手术切除的恶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髓样瘤的治疗。但同种肿瘤患者,不可能所有的患者原发灶一模一样,或者病情发展程度一致,例如说有些患者已经出现转移。尽管在知道卡博替尼可以治疗甲状腺髓样瘤,患者的第一选择应该是寻找正规医疗机构,面诊医生做好详细检查,再判定病情,最后定治疗方案。

香港综合肿瘤中心接轨国际医疗水平,引进先进医疗器材、同步FDA审批药物,患者可直接与肿瘤科医生咨询沟通病情,卡博替尼、PD-1/PD-L1免疫治疗、乐伐替尼(乐卫玛)等药物详情可直接咨询维港健康了解更多。

严格意义上讲,很多印度‘仿药’不是假药,相反制作原料、比例、药物效果等与真药一样。那既然如此,为何还被冠以“假药”的的头衔?一款被美国食品药物监管局(FDA)、中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CFDA)等认证批准药物,原产药厂是有10年或者更久的专利权,一旦市场上出现了一样(或类似)的药物,即后面出现的药物被判定为“假药”、“仿药”。

正规医疗机构可以保证治疗方式的正规,卡博替尼来源途径的正规,香港综合肿瘤中心表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可以保证治疗方案效果发挥至最佳;而仿药“卡博替尼”,我们不能确保生产质量、药物来源渠道等,医疗事故也将是个隐患。且在中心治疗,医生可以随时监控患者在使用卡博替尼后的病情进展,方便及时调整治疗方案,对患者的病情负责。

从这件事的背后不难看出,其中有不少患者在使用仿药‘卡博替尼’有一定的效果,可为什么有效果的肿瘤药物得不到正规的购买途径,以及正常使用的批准??

维港健康联合香港综合肿瘤中心推出在线重症治疗咨询,且香港港安医院肿瘤科与香港综合肿瘤中心合二为一,推出放射治疗:引进全港最先进医用直线加速器,配合‘无缝放疗流程设计’,缩短轮候时间,降低恶化风险,减少患者心理负担。

选择正规医疗机构,规避不规范治疗

“假药”最终结局令人唏嘘

真假卡博替尼带来不同结果

尽管大多时候患者在使用“仿药”后的效果很好,因为不被国家批准引进、且受法律约束,而真药昂贵的价格,不得不使得这些有经济压力的患者铤而走险,选择偷偷使用。一旦这件事被法律察觉,为了引导更多患者正确治疗、保护相关群体(或药厂)的正当权利,‘断药’便不得不依法执行。

一款药物从研发、上市、推广,这中间研发机构所付出的的不仅仅是时间成本,还有庞大的经济支出,为了能维持研发机构的可持续作用,药物在刚投入市场前,从另一方面来看,价格的定位也是对研发机构继续发挥作用、为患者真正解决治疗难题负责;但这种价格策略也仅是专利期才看得出优势。

“卡博替尼”对不少患者有积极效果,为什么要被断药?

新京报2019年3月的一篇题为《聊城“假药”罗生门:是药不对症,还是恩将仇报?》的报道,再次将“主任医师为患者推荐印度仿制药卡博替尼,而患者家属与医生产生纠纷”一事推上热搜。到底真假卡博替尼会带来什么不同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