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辉瑞PD-L1单抗最后一项卵巢癌3期终止 此适应症全败

2018年12月,默克辉瑞宣布终止该研究。

Bavencio卵巢癌适应症全败

销售收入高歌猛进的背后是适应症的迅速扩张。据统计,Keytruda目前有12个适应症获批,在研适应症9个;Opdivo目前有11个适应症获批,在研适应症16个;其他PD-1/PD-L1药物的适应症开发计划同样火热。但是肿瘤发病机制的独特性和临床治疗的复杂性也注定了PD-1/PD-L1药物的临床开发不会一直一帆风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PD-1/PD-L1药物的3期临床有15项遭遇失败。

JAVELIN Ovarian 200

PD-(L)1不是万能的,受挫的不止Bavencio

JAVELIN Ovarian 200是一项单臂、多中心、随机、开放标签III期研究,在铂类化疗耐药或难治的卵巢癌患者中考察Bavencio单独或与聚乙二醇化多柔比星脂质体(PLD)联合应用的疗效和安全性,主要终点为OS和PFS,入组566例患者,随机分为3组,分别接受Bavencio单药,Bavencio+PLD以及PLD治疗。

2014年,随着Opdivo在日本获批上市,标志着肿瘤免疫治疗进入新纪元。短短5年,目前全球已有8款PD-1/PD-L1药物获批上市。同时,这类药物的市场规模也在迅速扩容,目前已超过150亿美元。

2018年11月,默克辉瑞宣布该研究未达到OS/PFS的预定主要终点。

JAVELIN Ovarian 100

JAVELIN Ovarian 100是一项开放标签的、国际多中心的、随机的III期研究,评估Bavencio联合/或铂类化疗用于治疗未经治疗的局部进展或转移的III期或IV期上皮性卵巢癌患者的维持治疗。这是第一项在一线标准治疗之外评估免疫疗法用于治疗卵巢癌的III期研究。临床数据结果显示,该临床试验在先前未治疗的卵巢癌患者中评估Avelumab与铂类化疗相结合和/或之后,在预先指定的无进展生存的主要终点中无优势。

3月20日,默克和辉瑞联合宣布终止PD-L1抑制剂Bavencio(avelumab)的III期临床试验JAVELIN Ovarian PARP 100。具体原因尚未披露。据了解,JAVELIN Ovarian PARP 100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的多中心临床试验,主要评估Bavencio联合化疗然后通过Bavencio与PARP抑制剂Talazoparib维持治疗,在先前未接受过治疗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Bavencio针对卵巢癌适应症共布局了3项试验,分别是JAVELIN Ovarian 100、JAVELIN Ovarian 200和JAVELIN Ovarian PARP 100,遗憾的是,截止目前,这三项试验均以失败告终。

然而事与愿违,Bavencio多项III期临床实验接连受挫:2017年底,Bavencio作为单药治疗胃癌的III期临床实验JAVELIN Gastric 300失败;2018年2月,Bavencio与多西他赛比较二线治疗肺癌的III期肺癌试验JAVELIN Lung 200未达到主要终点。这两项试验的失败对想要利用肺癌和胃癌适应症提高Bavencio销售额的计划形成了巨大打击。356bet五大联赛而终止JAVELIN Ovarian PARP 100的消息,更是使得Bavencio进军卵巢癌适应症的美梦彻底落空。

Bavencio是一种人体抗程序性细胞死亡蛋白配体-1(PD-L1)的抗体,2014年11月,默克和辉瑞宣布建立战略联盟来共同开发和商业化。2017年3月,Bavencio获批上市,成为第四个上市的PD-(L)1抑制剂。虽然落后于Keytruda和Opdivo,但默克和辉瑞也针对不同适应症进行了大规模布局,开展了JAVELIN项目,该项目包括至少30个临床计划,预计招募15种肿瘤类型的9,000余名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