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机器医生”宣布重症患者死讯 家属无法接受



https://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6787793/California-man-learns-hes-dying-doctor-robot-video.html

三日后,这名患者离开了人世。

这名患者名叫ErnestQuintana,他由于身体状况持续恶化,被送进弗里蒙特凯撒永久医疗中心急诊科,之后转进了ICU,他的孙女AnnalisiaWilharm陪伴着他。她说,晚间一名护士告诉他医生正在查房,但却没有看到真正的医生,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配有视频屏幕的机器人,显示着戴着耳机的医生图像。




https://edition.cnn.com/2019/03/10/health/patient-dies-robot-doctor/index.html

Hames补充,医院不鼓励单纯使用技术来代替患者和医护人员之间的个人互动。从Quintana进入医院的那一刻起,医护人员就与患者和家人定期进行交流,患者家属也从这种握着手、面对面的交流感受到医生的温度。晚间视频远程会诊是对早期医生会诊的后续,它没有取代之前与患者和家属的谈话,也没有用于提供初步诊断。遗憾的是,最后关键的一步没有达到患者家属的期望,而是让她们感到绝望,这也为机器人的应用给出了警示。

她以为是普通的视频问诊,还拨通了母亲和祖母一起听医生的话,但没想到接到的却是老人的噩耗。屏幕中的医生说,Quintana的肺衰竭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目前已经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很快将迎来死亡。

凯撒永久保险公司高级副总裁MichelleGaskill-Hames在一份声明中对此表示诚挚哀悼。公司希望使用使用视频技术作为护理团队的增强手段,也帮助患者了解疾病知识。这起案例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这种诊疗方式并没有满足患者和家人的期望,公司需要与护理团队再一次审查“机器人”应用实践标准。

正如医学名言所说,“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医学技术的发展并不是让治疗主体变成冷冰冰的机器,而更应该是在机器的帮助下,医生节约了大量时间,有更多的精力投入患者的人文关怀中去。



参考资料:

Wilharm说,祖父病情严重,家里人都知道死亡即将到来,但这种“冷冰冰”的告知方式让他们一家难以接受。特别是祖父耳朵不好,在机器医生前来告知死讯的时候,他甚至完全没听懂医生的话,需要孙女为他解释。她和她的家人希望没有其他人会得到同样的待遇。

Hames说,该医院是美国近100家使用机器人辅助诊疗的机构之一,利用机器人诊疗是医院现在的创新服务模式。该机器人于2012年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医生可以通过iPad或者笔记本电脑向机器人输入诊疗意见,机器人即可前往患者所在病房进行交流。交流结束后,机器人会自动返回充电站。




利用远程视频技术能够与医生实时对话,还能够为护士以及其他医生进行指导。这相当于让一家规模较小的医院获得了额外的医学专家,一名认证的专业护理人员,提供更多的临床专业知识指导,为患者提供更高的护理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