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假药”罗生门:卡博替尼不“假”,肺癌肝转移是大敌


  站在医生的角度,这个药有相关研究,也有患者服用,都证明有一定效果,在几乎算“末路”的患者身上,或许能够换来一丝生机,我建议用药,凭的是经验和良心。

  而这一闹,山东卫健委直接下达通知,要求对此类现象进行排查,禁止医生向患者推荐未经批准的“假药”,这出发点虽是为了避免以后发生类似的纠纷,但也无形间断了不少患者的“后路”。尽管国家已经在加速抗癌药审批、入医保等进程,但是在对症的抗癌药“合法”之前,有一部分癌症患者可能要面临无药可吃的绝望。

  卡博替尼,俗称XL184,是一种多靶点的广谱抗癌药,根据已有的审批记录以及相关研究显示,该药在肾癌肝癌甲状腺癌肺癌软组织肉瘤前列腺癌乳腺癌卵巢癌肠癌等多种实体瘤中,都证实了疗效。卡博替尼先后被FDA批准用于甲状腺髓样癌,作为晚期肾癌的一线用药,以及肝细胞癌的治疗。

  本次事件的患者王某,早年曾患膀胱癌,并且已进行过两次手术以及多次化疗,后因肺癌找到了陈医生。在前期治疗时,患者曾有过明显缓解,之后发生了膀胱癌复发,同时还患有肺癌合并肝转移晚期。患者身体情况复杂,预后效果不佳,在这种情况下,陈医生推荐了卡博替尼。

  聊城“假药”案经历了数次反转,从主任医师开“假药”,到患者家属非法行医,从开“假药”到用“错药”……双方各执一词,掀起一次次风波。

  卡博替尼是“假药”、“错药”?

  而在来看看患者女儿王某青后来一直强调的“医生用药不对症”的问题,卡博替尼很“无辜”。

  同以往“药神”的案例一样,这次事件中的卡博替尼,也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能治病的“假药”。卡博替尼目前仍未在中国上市,医生在用药上,面临着“患者获益”与“合法用药”的两难抉择。


  在患者家属看来,这个药一是印度仿制的“假药”,二是药不对症,吃了不仅没效果,还起了副作用,我是受害者,必须讨个说法。

  卡博替尼可通过阻断相关的信号传导,来抑制膀胱癌细胞的侵袭和增殖。在一项招募了24名晚期泌尿生殖系统肿瘤患者的临床试验中,卡博替尼联合PD-1抗体O药,可达到33%的缓解率,71%的疾病控制率。